我要你的心(二)

鬼姐姐我要你的心(二)
我要你的心(二)作者:三道杠更新时间:2017-01-10 16:46:00字数:3493

“袁总,袁总。”助理叫着老板

“啊,哦。”回过神来的袁军看着会议室的一群人,似是都在等着他做决定。“此事就交给陈部长去办吧,任何事情他处理就可以了,不必经过我了。”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陈部长,全名陈欢,是小三的弟弟,袁军听了枕边风将他放置到公司吃闲饭,整天炫耀姐夫是老板,无所事事,公司的美女全部都被他调戏过。

“可陈部长毕竟是新人啊,才来几个月对公司的情况都不熟悉。”有人提出了质疑。

“无妨,年轻人总是要历练下。此事就这么定了,会议到此结束。”

袁军拉开椅子起身开始往外面走,“袁总,袁总。您等下三点钟跟博总约好了在公司商谈合作事宜。”助理开始汇报接下来的行程。

“行了,都叫陈部长代表我去。我先走了。”“可……”助理欲言又止,袁军不耐烦的挥挥手,“我是老板还是你是老板。”“好的。”助理无奈道,今天的老板怎么回事,心不在焉,好像丢了魂魄似的。

袁军确实丢了魂,他现在的心都在肆月身上,就连开会都在想着销魂的那一夜,迫不及待的回到酒店,打开房门,可人儿还在,心中一动,一把把肆月拉入怀中,按在身下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事过后,肆月的小脸更加美丽了,袁军拉着她躺在床上耳鬓厮磨。“铃铃铃”电话铃声响起,袁军不耐烦的拿过手机,屏幕显示“老婆”

肆月看到了,眼神一暗,绝望落寞的情绪充满整个房间,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推开袁军“你既已有家事,为何还要来招惹于我。既然无缘,今日以后你我不再见面。”

袁军看着那绝望的身影毅然离去不带任何停留,心中苦楚万分,看着不停响起的手机,心中甚是烦躁。狠狠按下接听,“喂。”

“老公,你在哪儿,一晚上没回来,我好担心你。听说你今天去公司了,才放心。”陆芸没有听出话筒那头的不耐烦。

“嗯,昨晚喝多了,刚醒就到公司开会了。”

“老公辛苦了,我好心疼。”说着就要哭的样子。

袁军赶紧安慰“没事,都是为了我两的以后,再辛苦我也愿意。”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女人,袁军挂断电话,没由来的一阵反感,以前就喜欢陆芸这样柔柔弱弱的,让人忍不住心疼,可如今抚摸着枕边却满心满怀都是肆月诀别而去的身影。

袁军这几日恍恍惚惚,就连陆芸何时来的公司都不知道,“亲爱的,你有人家在说吗?”陆芸亲密的跨坐在袁军腿上,短裙由于坐姿早已退到臀部上面,雪白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微微摩擦。

袁军心中一动,“小妖精。”将女子按在办公桌上一阵蹂躏,一阵高昂的呻吟过后,袁军倒在陆芸身上,喘着粗气。刚刚把身下的女子当成那晚的肆月的,但是感觉却是没有那么美妙,发泄过后看着身下女子,一阵厌恶。

陆芸不知这个男人的心思,只知道他比以往更加粗暴更加用力更加深入。双腿一勾又想撩拨袁军。

袁军一把推开陆芸,把裤链拉好,“行了,你先回去吧,晚上再好好满足你。小妖精。”

陆芸听到这话,心中乐开花了,整理好衣服,起身拉开门“我等你哦。”

袁军看着窗外,点起香烟,一根又一根,办公室中充满烟雾。突然看到从楼下一闪而过的倩影,迅速丢下烟头,像楼下跑去。然丽人早已不知踪影,袁军疯狂的四处寻找。

你在哪儿,在哪儿。寻无果,袁军颓废的坐在花坛边缘。一阵清香飘过,猛然抬起头,肆月正在不远处的公寓门口拿出钥匙开门,手提着袋子,似是刚逛完街回来。

一道影子遮住了光线。肆月抬起头,看到一张带有胡渣的脸,正是袁军。

肆月拉开门想要钻进去,一双手更快的拉住了她,“月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老天爷告诉我的。”

看着眼前眼角含笑的男人,肆月不懂声色“我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不要再来找我。”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肆月想要挣扎开,袁军却越喔越紧,不肯松开。“你……”

进出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这两人,最终肆月败了下来,拉着袁军走到家里。“好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话音刚落,袁军抱紧了眼前的人“不放,再放你又跑了。”

“你……”袁军低头吻住了肆月。抱起被吻得浑身无力的女人往卧室走,不多久传出呻吟。

激情过后,袁军轻吻肆月背部,“你放心吧,我当初是被那个女人勾引的,早已烦透她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肆月露出一阵冷笑,哼,勾引,说的好听,当初你娶我时的山盟海誓还不一样全喂了狗。

身后的男人不知道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被掏空。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陆芸慌了,几天都没有见到过陆军了,电话关机,公司也没有人。终于电话想起了,袁军打过来的。“喂,老公,你在哪里,这几日都不找不到你,我好担心。”

“你以后不用找我了,那套房子就当是给你的补偿。”

“你怎么了,为什么才几天你就这样了,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不开心吗?你当初不是说好离婚以后就跟我结婚的吗?”可怜的女人还在憧憬着无情男人给的未来。

“哼,就你也配跟我结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一个烂货爬上我的床已经是你的荣幸了,还想痴心妄想。”

“你,难道你当初说的都不是真的吗?你说你爱我,这辈子只爱我一人。”

“呵呵,你蠢不蠢,男人的话也信。”

挂断电话,陆芸难以置信着突然发生的事情。心痛,只有心痛,她是真的有付出真心的。“呵,好,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陆芸拿出手机翻开通话记录打给了陆欢。

“欢,可以开始动手了。”

袁军这几日全然没有跟外界联系,更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公司已然被陆芸掏空,再看他竟然暴瘦了很多,目光呆滞,肆月无情的推开刚刚在身上发泄完的男人,“哼,没用。”

披上睡衣,看着镜中的自己,越来越美,越来越妖,皮肤越来越水嫩,似是婴儿的肌肤。

“恭喜你,你成功了。”突兀的响起一道靓丽的声音。不难辨认,正是那个带给肆月新生的女子。

“你……你在哪儿。”肆月吓了一跳,对这个声音莫名的居然有一点颤抖。

“呵呵,你完成了吗?不还没有,还有最后一步。”

“最后一步?”肆月有点疑惑,突然脑海中响起“我恨不得喝你的血,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吃你的肉。”这个声音开始不停地回响,肆月的眼神开始涣散,“对,我还有一步。还有一步。”

肆月缓缓起身,不知为何力气竟然大的惊人,抓起男人的脚开始往饭厅拖去。“碰”袁军被拖到床下,身体撞击地板发出巨大的声响,剧烈的疼痛让这个男人睁开眼睛,慢慢清醒。肆月仍在拖着他前行,饭厅到了。

肆月骑坐在男人的胯部,亲密摩擦,男人的欲望被带起,粗暴地蹂躏肆月胸前,屁股,撬开肆月的嘴巴,两根舌头不停地吸允对方,分开时带起一根长长的银线,肆月伸出舌头舔男人的耳垂,吸允颈部,胸前,一路往下。“喔。”男人的宝贝被人含住,发出一阵舒爽的声音。肆月微微抬头,笑容放大,越来越诡异。

“啊!”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男人的根部没了血肉模糊,肆月抬起头,脸上沾了很多血,嘴巴里咬了个东西开始咀嚼,肆月的笑容更诡异了“好好吃,我还要,你不是说把你整个人给我了吗,还有你的心。”

袁军开始恐慌,身上的人带给他深深地恐惧,求生本能使他开始挣扎,想要推开肆月逃跑,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惊恐地表情浮现脸上,只听得肆自言自语说“接下来吃哪里呢?心吧,你说它是我的。”肆月摸到桌子上的水果刀,正对着心口,“我只是拿心,你乖。”“啊”又是一声惨叫,血液飞溅,地板,身上到处都是,“啊,血,血,我好渴,好甜,好好喝。”

肆月疯狂的吸允着袁军胸口流出的血液。“嗯,不渴了。”于是手上用力,男人的胸口被划开,露出里面仍在跳动的心脏。男人的惨叫声充满整个房间,带着恐惧,带着颤抖,带着绝望。

肆月丢开刀,“嗯,肉,肉。”疯狂的开始撕咬被划开的肉,“好好吃,好好吃。”肆月的满足声。

很快,胸口的肉已经被吃光了,被吃出了一个很大的洞,隐约可以看到肠胃,骨头。肆月掰断碍事的骨头,轻柔的握住心脏,突然手大力收紧,用力一扯,心脏被连根拔起,还带有一截血管。只用片刻,袁军已经没有了生命,像一堆死肉。肆月已经没有了理智,像一个野兽一样疯狂的进食。

撕咬,咀嚼的声音终于停了,地上只有一对白骨,内脏,大滩的血液和散落的肉渣,肆月的睡衣被血液沁成了大红,胸口,手上,脸上到处都是肉屑,她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摸摸肚子“喂饱了,可以做菜了。”

肆月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她被吊着,不知道何时到的这里,但是她认得这里,吱呀一声,门开了,女子走了进来,身边还有小童,肆月想起身,动不了,发不出声,诧异的看着走过来的人。

女子伸手在她身上揉捏“嫩,肉质正好。拿来做菜简直完美,开始吧。”

肆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胸腔被小童打开,内脏被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好,骨头被分解出来,四肢完美的切了下来平铺在桌上,她感觉不到疼痛,最后只剩下一个头。

很快,她看见他们把她的肉和骨头都处理好,一盘盘美味上了桌,女子优雅的拿起筷子,夹起一片肉片放入嘴中。

她听见她说“头还是拿去煲汤吧,脑髓记得挖出来给我。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做吧。哦,对了,下一个食物准备好了吗?”

谁,会是下一个呢?

作者:三道杠标签:最恐怖鬼故事

我要你的心(一)<<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何夫人的故事

  • 14.114.105.*说:
    曾经的海誓山盟都不见了2017-01-11 03:31111.147.218.* 回复 14.114.105.* :额奋斗憨笑色色
    2017-01-13 15:58

  • 117.136.103.*说:
    这就是出轨的下场,2017-01-10 1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