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的心(一)

鬼姐姐我要你的心(一)
我要你的心(一)作者:三道杠更新时间:2017-01-10 16:45:00字数:5244

“老公,你什么时候来,人家好害怕嘛。”袁军的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他在洗澡,肆月无意间看到的手机信息。瞬间感觉眼前黑压压,什么都看不清,心撕裂般的痛,愤怒愤怒占据上风,渐渐的失去理智!

洗完澡出来的袁军看到老婆坐在地板上,走上前想扶她起来,却被肆月甩开,看着她手中紧握的手机和又收到的一条信息,袁军心中明朗。

“你都知道了!”

肆月哭嚎着,歇斯底里的冲向袁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这个贱女人?我还不如她吗?”

“你是我老婆,她是我爱的人,麻烦你注意你的用词,你看看现在的你,整天邋里邋遢,像个疯婆子一点素养都没有,不会打扮自己,穿的像个大妈,哪个男人看到你还有性趣!既然你发现了,那我就坦白跟你讲,如果你当今天的事没发生那你还是我老婆!”拿过手机袁军摔门而走。

肆月与袁军是大学同学,相识于朋友的介绍,那时候的肆月穿着一条连衣碎花裙,脸蛋红扑扑的站在阳光下对着袁军笑,那一刻袁军沦陷了,开始追求肆月,每天清晨早早的等着肆月,一起上课,下课后散步操场,没有课的时候带着肆月到江边散步,不自觉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两人坐在椅子上,袁军说着肆月安静的听着,突然对面有人放起了烟花,肆月抬头看着远处!她的脸庞被几秒钟的烟花照亮,袁军看痴了,这样的肆月好美。肆月偏过头看着袁军,那一刻两人的视线缠绕,绽放出火花,袁军缓缓的吻了下去。

后来两个人成为了情侣,毕业以后留在了这个城市。肆月陪着袁军一起奋斗,两人由原来的几平米小出租屋慢慢到在郊区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再后来公司慢慢扩大,情人节那天,袁军带着肆月到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江边,突然对面的广告变成了:肆月嫁给我!袁军在烟火中单膝下跪,手举着钻戒,深情的说到:嫁给我!肆月哭的稀里哗啦。成婚以后肆月安心当起了家庭主妇,每天袁军会有各种各样的应酬,但是他依然记挂着家里的老婆。每次回家都会给肆月带她喜欢吃的鱼蛋。肆月怀过一个宝宝,但是由于奋斗的时候肆月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每天熬夜辛苦的累着导致身体越来越差以后流产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怀上过。老公安慰道:没关系,大不了领养两个,一儿一女。肆月收拾好心情每天打扫家里变着法的做美味可口饭菜,渐渐的开始不打扮,不保养自己,脸色越来越黄,身材也开始慢慢变形,老公也开始慢慢的夜不归宿,有时候连电话也不接,肆月有时候一直等到天亮才缓缓睡过去。

肆月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终于等到了袁军的电话,对方第一句话确是:“文件我寄给你了,你只需要签个字,房子给你,另外再给你一百万。”肆月瘫做在地上,难以相信一个爱了十年的男人说不爱就不爱了,她仍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开车到公司!却被前台拦住,前台蔑视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妈:“不好意思,这里是高档办公场所,您找哪位?”“袁军。”“您有预约吗?如果没有请你预约了再来。”肆月怒视了眼前的女子一眼,也对,自己好多年没有来过公司了,新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大家都已经不认识她了。“我是他老婆。让开”“我们老板娘怎么会是你这样的,冒充也要冒充像点的,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前台小妹提高音量,原来是个骗子。“你……”肆月却是一句话都接不上。“看见了吗?那才是我们老板娘。”顺着女子的手望去,一辆兰博基尼停在门口,袁军体贴的正牵着一双芊芊细手,这双手的主人像韩国女星那样的美丽,两人站在一起竟是如此的登对。

肆月疯狂的冲出去,扯开两手,抬手扇了女人一耳光。袁军大怒,一把扯过肆月“哪里来的疯女人,保安把她拖走。”说完转身扶着女人往公司里面走,心痛的一副表情看着女子挨打的脸,边走边安慰,女子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倚着袁军抽泣。肆月被几个保安拖到一边,无法靠近公司半分,她就这样看着他们走,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路人甲道:“哪里来的疯婆子一大早来这发疯?”乙:“谁知道呢?看着外表正常,疯疯癫癫的。”……

自那以后肆月整天恍惚的过日子,愤怒不甘反复折磨着她,夜夜无法入睡,就算是入睡也被梦境吓醒,在梦中,老公挽着其他女人的手举行婚礼,而自己则被他们残忍的用言语挤兑着,伤的体无完肤。

“啊……!”肆月又被梦吓醒,感觉再呆在这个屋子里她会疯掉了,没有开灯,凭着对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熟悉,走出了门外。

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走着,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不知道走了多远,恍惚走到了一座房子前,屋里的灯光透亮如白昼,莫名其妙的抬手准备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一个缝,似乎是主人在邀请自己进去,轻轻推开门,一个大大的屏风摆放在面前,绕过屏风,映入眼前的是人工的制作的水池,透明的玻璃桥,横跨过池子,水里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站立桥头:“欢迎光临,请跟我来!”

“请等一下,这是哪里?”肆月突然回神。

“一个让你流连忘返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愿望!”女子邪魅的笑道。

肆月满怀疑惑的跟着女子走过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房间里的檀香正在燃烧着。“请坐!”女子待肆月坐下以后,双手举起啪啪拍了两下,一个小童端着汤锅走了过来,将汤锅放在肆月面前。

“这是做什么?我不饿,你们是什么人?这到底是哪里?”肆月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无法移动。

“你不想变美吗?你不想报复吗?你不想抢回你老公吗?”女子答非所问道,一连串的反问,让肆月脸刷白,想起老公的背叛,心中的恨意不禁涌上心头。

“我是来帮助你的人,你面前的这盅汤就可以满足你。”女子打开盖子,一股奇异的清香扑来,有药材的香味也有其他不知道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尝尝,盛了一碗汤放在肆月面前,肆月好像被蛊惑般,端起碗,舀起一勺子放入嘴里,味蕾瞬间炸开,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赶紧再喝一口,好喝太好喝了!很快一碗见底了。还想喝,肆月渴望的眼神望向汤锅,女子心领神会的再盛了一碗汤。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还想喝还想喝,肆月不甘的看下女子,却无法拒绝。慢慢的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迷迷糊糊的回到家,倒头就睡着了。

肆月感觉自己很舒服,好像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一样温暖,一夜无梦。伸手摸了摸身边,老公今晚又没回来。失落的走到洗手间,准备洗漱,被镜子中的人吓了一跳,镜中的自己脸部红润光滑,黑眼圈鱼尾纹斑已然消失不见。整个人似乎年轻了五岁,回到了27-28岁的时候,体态变得轻盈起来,下垂的胸部和腹部的赘肉似乎好了很多。很诧异自己的改变,肆月对自己的变化说不出的激动。

一定是昨晚上那个女人的汤起了作用,好神奇!

兴奋和对未知的恐惧互相拉扯,最后抵不过对美貌的追求!肆月在床上辗转反侧,时间比老公离家的那天晚上更慢。终于凌晨到了,月光撒在地板上,肆月迫不及待穿上鞋走出家门。漫无目的的走着,记不清昨天晚上的路。“怎么找不到呢?”肆月开始恐慌,不行,一定要找到!我要美貌我要年轻!我要去争回来!“你们在哪里!到底在哪里!我需要你们”空旷的街道响起歇斯底里的声音!

似乎是对声音产生了回应,一束强光穿过黑暗,肆月内心暗喜,跟着灯光的指引跑到一栋别墅前!正是昨天晚上的那栋。走到门前,门自动打开。

“怎么?不满足?还想要?你不应该太贪婪,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要能把失去的夺回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那么事成后把你交给我吧。”

沉凝片刻,肆月一把推开门,坚定的走了进去,绕过屏风,那个妖娆的女子依旧站在那里,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你可想好了?”“嗯,开始吧。”“请跟我来!”

两人依旧走到昨天的房间,肆月沿主位坐下,“啪啪”女子拍手,一童子端着盅走过来放在桌上,隔着盖子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这个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年轻美貌的东西!”肆月激动起来,站起来想打开盖子。

“慢”一双修长的手按住肆月,肆月不明的看着女子“座,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

肆月回到椅子上,女子慢慢起身打开汤盅,香味更浓了,拿起汤勺盛了一碗放在肆月面前。看着眼前的碗,肆月再也忍耐不住,端起碗一饮而尽!“好了今天到此结束。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不用再来找我,在你需要的时候我自会出现。但是任何事情不是无缘无故的,都会付出代价。”

不知道怎么回到家躺到床上的,肆月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瞬间被即将带来的惊喜掩盖,迫不及待的地冲到梳妆台,看着镜子的自己眼睛含笑含俏,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翘,肤色白腻,身体柔弱无骨半遮半掩,略有妖意。一张脸就算不施粉黛却也让周围的人黯然失色。

对于镜中的自己,肆月非常满意。仇恨的心也越来越深。

还好离婚的时候有一百万和房子,肆月卖掉了自己的别墅,在靠近公司的地方租了一个一百平方的公寓,丢掉所有的衣物全部在百货公司重新购买,一星期以后,一切都已经换新再找不出跟以前的自己相似的痕迹。

肆月找到一家私人侦探,丢出十万块钱和一张照片,侦探们咽下一口口水。“谁能一星期内把这个人一滴不漏查清楚,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还有关于那个女人的。”

“小姐,您放心,一星期内必定把资料交到您手上。”中年发福的负责人道。

“嗯。这是一半,事成交付另一半。”说完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走了,屋里的男人带有贪婪的眼神望着绝世风华的背影远去。“这女人,真骚,裙子穿那么短,走路屁股还一摇一摇。”一私人侦探道。

“赶紧干活去,看到了吗?十万块钱,想不想要,想要就赶紧去查。”负责人喝到,众人摸摸鼻子散去。

一星期以后,“小姐,这是你要的所有资料。”负责人对着对面坐着的女子毕恭毕敬道。

“很好,效率很高,这是二十万。多出的十万,你派个人给我一个月,机灵点的。”肆月喝着手中的咖啡道,一手一足间透露着优雅。

“好的,路明,你进来下。”半分钟后一二十几岁男子走了进来,不是很高偏瘦。“你跟着这位小姐,她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事成给你加奖金。”

“YES,SIR。”陆明听到有加奖金立马双眼冒心。

陆明被安插到了袁军的公司,随时打探汇报消息,下班以后带着相机偷拍。半个月后,肆月看完了手中的资料,记下了袁军经常去的地方。那个女人,哼,不过是个靠整容上床上位的贱人。

白天鹅大饭店内,“呕”袁军喝的不知东南西北,来不及到洗手间,途中随手找了个垃圾桶吐。突然一张纸巾伸了过来,顺着纸巾往上看,首先是看到一只白云般的手指让人忍不住想要握住,纤细的手臂,锁骨,下巴,完美的脸,深V的裙装想让人一探究竟。这张脸的主人正对着他笑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谢谢。”慌张接过纸巾,一股清香涌入大脑,瞬间清醒多了。“见笑了,应酬没办法,喝大了。”

肆月捂嘴轻笑,袁军的眼睛随着女子的动作移动,被完全吸引。“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喝酒前吃点饭菜喝点酸奶,可以保护一下。你没事就好了,我刚好在隔壁的包房,朋友们在等我,先走了。”肆月越过袁军往包房走去。

“等等,这是我名片。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上钩了,肆月冷笑。一转身立马换了妖媚的笑容,结果名片“肆月,我没有名片呢。”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包房。

“肆月。”袁军低喃“居然会有相同名字的,巧了。”可再细想两人却无一处相似,想来是同名的人太多。

玻璃前映着的影子分外妖娆,纤细的手中拿着一个精巧的高脚杯,细细品尝红色液体进入口腔的感觉。肆月看着楼下门口停着的一辆玛萨拉蒂,袁军依靠在车门,手持香烟,一手一脚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引的路过的小姑娘纷纷侧头,只可惜这样的男人终究是无心的,仰头一口喝掉杯中的红酒,嘴角带上一抹讽刺的笑容,“鱼,上钩了。”放下酒杯,踩着高跟鞋,似是喝醉般摇摇晃晃往大门走去。

等了半小时袁军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美人,美人好像喝醉了,急忙上前想要扶住,谁知美人竟倒在自己的怀里。清香涌入鼻孔,手到之处一片光滑,柔若无骨,说不心猿意马是假的,脸上却是一本正经“月儿,你怎么了?怎么喝那么多?我送你回去。”

“嗯”肆月呻吟一声,抬起头望向这张恨不得拔下他脸皮的脸,“没有啊,你看。”轻轻退推开袁军,脚步刚迈开又要倒了。袁军眼疾手快的接过柔软的躯体,“你就别逞强了,站都站不稳了。”

一把打横抱起肆月,放到副驾驶,扣好安全带,回到主驾驶,边系安全带边道“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等了几秒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一看,美人已睡着了。无奈只能带着肆月到经常跟情人去的酒店。

服务员谄媚的领着袁军走到豪华套房,递上房卡轻轻的退了出去,袁军将肆月放置到床上,看着身下的人儿,无限诱惑。

“嗯,好热。”床上的人儿随意扯了下衣服,露出一大片肌肤,胸前若隐若现。

“靠,我要再忍得住就不是男人。”袁军粗暴的脱掉外套扑向床上的女子,女子看了眼身上的男人,露出邪魅的笑容,一夜缠绵。

袁军睁开眼睛就看到在隆起在微微抖动的小山丘,揭开被子,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脸,袁军心中一痛,搂过女人轻声安抚。“对不起,对不起,我昨晚喝大了才做了这样的糊涂事,我会对你负责的。”

哪知肆月咬紧嘴唇,眼泪却是越流越多,袁军急了,慌乱的擦着她脸上的泪水。“别哭了宝贝,你要是不解气,我就去自首,要是你还不解气,捅我几刀也行,别哭了好吗。我我……”

看着手足无措的袁军,肆月嫣然一笑“呵呵,我捅你几刀还陪你一起进去不成。”

“嘻嘻,你舍得吗?”看着终于展开笑颜的肆月,袁军心都化了。

“舍得,我恨不得喝你的血,把你的皮,抽你的筋,吃你的肉。”一个声音在肆月心中回荡,笑容也带着一丝诡异。

作者:三道杠标签:最恐怖鬼故事

楼上-401<<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我要你的心(二)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