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罪

悬疑鬼故事
诱罪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6-12-30 13:58:00字数:5844

第一章 离奇谋杀

他死了。

是被人杀死的。准确的说,是被人一棍子打死的。后脑勺被人开了瓢,脑浆四溢,像是碎了的西瓜,甚至一只眼睛还掉了出来,另一只挂在眼眶里面,显得有点子突兀。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叫做李成海,勉强来说,算是一个混混——不学好,抽烟喝酒早恋跷课都做全了。

当然,他最喜欢做的还是欺负我。

除了这几点外,他并不像是一个会横尸街头的人。而要命的是,他临死之前最后接触的人就是我!

有人看到了,他在欺负我。也有人看到了我当时的表情,幽怨,狠毒,好像要一刀杀了他一样。

然后他就死了。

所以所有人都怀疑是我做的。包括警察,他们不停的问我。可是却没有实际的证据,所以只好作罢。

他的家人见没有结果,便都不肯罢休。

他们每天都来学校闹,校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着我:“他就是那个杀人犯?”“你小点声,怕他听不见?”“就是,小心也把你杀了!”

那些流言蜚语让我简直要崩溃了。甚至,我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杀了他——也许真的是我杀了他,但是因为恐惧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所以我不记得了?

我从小就被人欺负,所以性格愈发的阴暗。我曾经无故虐杀过一只青蛙!剥皮、开膛,像是一个轻车熟路的刽子手!

所以···会不会当日我的阴暗人格爆发,所以我杀了他!

但是后来我逐渐不那么认为了,我甚至好像知道谁是凶手了!

我怀疑凶手是李成海生前的好友——袁子晨。甚至,他生前的女朋友姜沛言也有可能是凶手之一!

我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了!是真的在一起,袁子晨把自己的手搭在姜沛言的肩膀上面,那亲昵,只有情侣才做得出来。

我是无意看见的。我甚至看见了他们的接吻!现在离李成海被杀不过半个月啊!他们很有可能老早就在一起了,只是碍于李成海还活着,所以不方便。

我见他们翻过我们高中的围墙,去了后山。我犹豫着要不要跟着去。后来想想,还是去吧,也许可以洗脱自己的嫌疑。

我跟着去了。

他们去了一处荒芜的地界,那里有很多树,我随便找了一棵藏在了后面。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

袁子晨笑着说道:“那家伙死了,你现在就是我的了。”

“是啊,”姜沛言说道:“他一点都不浪漫,还是你好啊。”

袁子晨又说道:“当然是我好,还是我最疼你吧。”

我听了一会,只见二人在调情。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而听到我想听的话。那是姜沛言说的:“你说是谁杀了他?”

“不都说是杨飞吗?”

他口中的杨飞,正是我。

“他?”姜沛言冷哼一声说道:“他被杀还差不多,哪里敢杀人啊。”

“那如果是我呢?”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弹,虽然我早就怀疑了,但是听到了,仍旧觉得无比的震撼。而姜沛言也被怔住了,她足足一分钟没有说话。

“你···”她颤抖的说道:“不会真的是你吧?为什么?你们是兄弟啊,难道···”

“是啊。”袁子晨笑道:“为了你啊!为了你,杀个人算什么?”

我听着听着,只觉得一股尿意袭来,不知为何,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是此刻仍旧觉得是无比的可怖。

我害怕自己忍不住,会大叫出声。故而只能悄悄的离开。

第二章 解释

但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不小心踩到了树枝!

真该死,那声音似乎惊扰到了他们。

“谁!”袁子晨在背后喊道,我连头都没回,径直的向能跑的地方跑。还在后山有好几条路,有一条,甚至是通道住房区的。

直到跑了好久,跑了好远,到了一条马路我才敢回头。一看,他们不在我身后了,故而才放下心来。

我在想,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警察呢?可是我没有证据,谁会相信?说不定,他们还会说是我诬陷他们的。

顿时我想,算了,再看看吧。

而之后我又开始犹豫了,我要怎么回到学校?从正门肯定是回不去的了,如果翻墙,他们要是在那里等我,该怎么办?

一直到了下午,我仍旧留在学校外面,踌躇不定。

直到我爸妈打电话给我,我才注意到时间。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班主任徐老师早就发现我不在学校了。

我爸爸问我我现在在哪里。

我回答说我在学校外面。

那边是一阵的沉默。我爸妈知道学校死人的事情,故而我随便找了个和那件事情有关的借口,说自己不想去读书,害怕云云的,也就被搪塞了过去。

爸爸对我说要我相信警察,会有办法的。

我其实是很想相信的,只是怕还来不及相信,就被人杀了。

但是没有办法,学校还是要回去的,所以第二天我仍旧回了学校。好在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人是我,脸上的表情仍旧看起来很自然。

但是对于死人这件事情学校却还是显得很重视的。徐老师上课的时候也给我们交代了,要注意之类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徐老师在看我。他也在怀疑我?

下课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的靠近徐老师。他似乎知道了,于是问我:“怎么了?”

“他们···都说是我做的,老师您怎么看?”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徐老师,但是我却很在乎他的看法。

或者我在乎每一个人的看法。

“老师相信你的,其实···你要相信警察。”他的话和他的人一样,感觉有点不管事。他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师,其实他好几次都看见我被人欺负,只是从来不说话。

“谢谢老师。”我说。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好像被谁跟踪了。我放学的一回头,看到后面有个人影。

很远,看不太清楚,但是就是可以感觉到后面有人。

就在我低头继续走的时候,忽而那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正面。是袁子晨!我一时之间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脸冷笑的看着我说:“跟我去个地方。”

我不敢动,也不敢跑。他几乎是拽着我去的。我甚至都不敢喊救命!

那是一栋民房,或者说是一栋快要拆迁的民房。整个楼房似乎就我们两个人在,他一把把我推致墙上,然后堵着我说道:“昨天那人是你,对吗?”

“哪人?”我打着哈哈说道。

“少装蒜。就是偷听的那人,我看到背影了。之后你一天没在学校,直到今早才出现。而且你的表情又是那么的不自然!”

“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越发的慌张,解释起来,也越发的糟糕。

忽而,袁子晨说道:“其实那都是假的!”

“什么?”我开始有点惊诧了,什么是假的?难道李成海的死是假的?

“我没有杀李成海,我是对那娘们吹牛的。”之后他告诉我,李成海死的时候他正在哪家游戏厅,并且带着我去了。

结果,他真的是在那家游戏厅。

而他之所以告诉姜沛言是自己杀了李成海,不过是高中男生嘴巴的逞能——为了表示自己很厉害罢了。

他其实胆子也不大,所以在看到我的时候,便立马想要找我解释。或者是说希望我不要出去乱说,以免惹祸上身。

第三章 流言

之后我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了,至于关于我的那些揣测,也在一个星期之后烟消云散了。毕竟死的不是自己啊,谁会一直在乎?

而关于那件案子,也没有再起涟漪了。但是就在一切都慢慢平静了下来之后,又起了波澜。

学校里面顿时传开了新的流言,而且和上一个版本的很不一样。

“你们知道吗?凶手啊,其实不是杨飞!”我们班级嘴巴最大的女生在那里跟别人到处散播着这些消息。

“我早就知道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说道,她是我们的班长:“是袁子晨看中了李成海的女朋友,所以在放学的路上把他杀了!”

我诧异,知道他吹牛的就只有我和姜沛言两个,我没有说,难道是她?

“哪里啊。”那个大嘴巴又说道:“其实啊,姜沛言早就和袁子晨好上了,而且他们之间还做了那种事情···唉,真是不要脸,只是高中生就这么乱搞···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后来啊,那个李成海知道了,一怒之下说是要砍死袁子晨和姜沛言,之后这两个人啊,就先下手为强一起把李成海给杀了!”

之后她们几个女人说的话是越来越恶心,无非是什么不要脸啊,乱搞啊。最夸张的是,竟然说姜沛言怀孕了!

我简直受不了。

而就在我转身出门的时候,对上了两道目光。那是两道冰冷的目光,是姜沛言和袁子晨。

他们一把把我拉出去,说道:“你个臭小子,真的不要命了吗?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人吗?到处诋毁我们?告诉你,我们是好了,可我们没做那种不要脸的事情,也没有杀人!”

“子晨都告诉我了,他只是在吹牛。而且也带你去了那里,也证实了,你为什么还要乱说?还说我,还说的那么难听。呜呜···”她竟然掩面哭了起来。

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她说的,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袁子晨狠狠的揍了我一顿就一脚把我踢开了,回到教室,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好似是在打量一个死人。

他们觉得我能够活着回来简直是奇迹。

之后袁子晨进教室准备上课,临坐下前看了班上的同学一眼。忽而,一个女生尖叫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他要杀人了!”

跑出去的时候却撞到了我们班主任徐老师。

徐老师脸色铁青,之后课也没上,对我们进行了思想教育。其内容无非是不要乱说话云云,他甚至表示不相信自己的学生会是凶手。

第四章 我杀人

虽然徐老师极力平息事件,但是事件似乎仍旧未能平息。就在放学的时候,我感到有一股子强劲的力道死死的拽着我。

一拖,那力道就把我拖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巷子。

回头,后面站着的,正是袁子晨和姜沛言。他们一脸的怒气,看着我说道:“你以为老师那样说,我们就会算了么?”

“我···我真的没有出去乱说啊!”我仓皇的解释道。

他们两人并不听我的解释,只见袁子晨怒气冲冲的说道:“老子先打死你再说,我不打得你手抽筋我他妈就不是男人!”

接着他的拳头像是雨点般的向我袭来,要不了几拳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显然他们已经出气了。

然而就在我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借着月光看到了骇人的一幕——地上有两具尸体!他们的脑袋一片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楚样子了,而有一具尸体的整个脑袋都碎开了,附件一片乳白,我知道那是他的脑浆!

我惊骇,那两具尸体,正是袁子晨和姜沛言!

我几乎要晕厥了过去,看着自己一手的血,以及地上的一块石头。我不禁想到:难道凶手真的是自己么?

我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因为长期的被欺负,故而产生了双重人格,所以在危难抑或是极度忿恨的时候,他就会跑出来,所以···我杀了他们!

此刻我已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哆哆嗦嗦的打了电话报警,警察很快就到了。我是个胆小的人,甚至连潜逃的勇气都没有。

警察把我送到了医院,检测结果是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双重人格。

他们把我当成了自首的凶手,关押了起来。而在看守所的我,彻底的迷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一天,警察把我放了,他们告诉我:“你可以走了,我们怀疑你不是凶手。”

“怎么回事?”我问道。我很好奇,他们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证据。

他们说:“又有人死了。据你当时说的,你是被打的晕倒了,很有可能是你晕倒以后,有人出来杀人,然后嫁祸给你的。”

我“哦”了一声,便离开了警察局。

这次回到学校,没有人再怀疑我了。但是大伙都陷入了一片的恐慌,当然会恐慌,这样的事情,怎么会不恐慌?

不过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那人杀的,都是一些喜欢欺负弱小的人。李成海如此,袁子晨如此,就连这次被杀的,也如此。

至于姜沛言,很有可能只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忽而,我像是想到了什么。

第五章 捉拿凶手

一个月之后,我们班级又来了一个转学生。长得是五大三粗的,体格壮硕。他和前两个死了的人没啥两样——抽烟喝酒逃课泡妞,当然,也喜欢欺负我。

“臭小子,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我哆嗦着不敢动,就在此时,我们班主任徐老师从我们面前经过。

我看了他一眼,他却好似没有看见我一样。我知道,他是不管事的。从来如此。

我愈发的绝望了。如果说之前的那两个的欺负,只是欺负的话。那这个就构成犯罪了。可是,胆小的我,却不敢报警,也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

我哆嗦着拿出了钱来,放在了他的手上。

他迎面一个耳光打过来,我几斤晕厥。

晚上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没人的小路。忽而,一个人影窜了出来,一看,正是那个转学生。他一脸怒气的看着我:“老子被老子的老子骂了,你小子要倒霉了。”

他二话不说,抓着我的头发就拽到了更暗的地方,接着就是一顿的暴打。

迷迷糊糊的,我头脑一阵的发疼,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忽而,一个人出现了,他一脸诡异的笑容说道:“嘿嘿,杀了你,杀了你!”

我没有昏迷,我只是装昏迷。忽而,我睁开了眼睛,举起石头就砸向那人的后脑勺,一下子把他打晕在地。

翻过来一看,是徐老师!

不过我没有觉得惊讶,甚至于说我早就猜到是他了。因为我想起来了,在我被欺负的时候,他都在现场,没有说一句话,之后那些人就莫名的死了。

我甚至去问了另一个被杀的人的情况。他在欺负别人的时候,徐老师也在现场。当天晚上他就死了。

这绝对不是巧合。

所以我连同我的表哥设了一个局,那个转学生,其实是我的表哥。也可以说是警方安插的人手——他是警校生,大一新生。

根据我的猜测和提供,他自动请缨。并说服了警方,和我一起布下了这个局,就是为了捉拿真凶。

果然,我们把凶手引出来了。

之后的一切我也是听我的表哥说的,原来徐老师小时候和我一样,也时常被人欺负。所以造成性格比较的阴暗。

他说自己那个时候就想成为一名老师,希望可以保护弱小的学生。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仍旧是那么的软弱。

所以看见别的学生被欺负的时候,他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但是,儿时屈辱的记忆却复苏了。一同复苏的,还有他心底的罪恶。他觉得那些学生该死,故而每次都悄然跟踪,在他们欺负完别人以后就把他们杀了!

之后法医检查,他并不是疯子,一切都很正常。自然,他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随着徐老师的死,这件事情渐渐的也就被平息了。但是——我无意的看见了一件衣服!那是我的衣服,上面有血迹。

忽而,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很多···

其实杀死李成海、袁子晨乃至于姜沛言的人,就是我!我受不了被他们折磨,在某一刻,心中出现了一个恶魔!恶魔指导我,去杀人,于是乎,我杀了他们!

是的,是我杀死了他们。

然而这一切其实都被徐老师看在眼里了,第一次杀人后,我感到无比恐惧,万念俱灰,也准备去死,是徐老师救了我。

他说:“他们该死,你做的对!”

他还说了自己的故事,说自己没有我的勇气,他佩服我。但是那件事情仍旧惊吓了我,他一个劲的安慰我,嘴里一个劲的说着自己佩服我,也想杀了他们云云。

但是我胆子太小了,我是个懦弱的人。我的脑海里面,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没有杀人。于是我以为自己真的没有杀人。

这是正常的,就好像全世界都说一加一等于三,你也不会认为等于二一样。

第二次,也是我杀的人!徐老师也看到了,他说:“我多想杀人的是我!那样就能代表其实我是个男人,而不是个没用的、被人欺负的人。”

我们聊了很久,我希望不是自己杀人,他希望是自己杀人,于是乎便彼此暗示、自我暗示。于是他以为是他杀了人,而我以为我没有杀人···

潜意识让我觉得他是凶手,于是我和我表哥上演了一出戏。而潜意识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凶手,于是他配合了我们演了这出戏···

直到看到那件我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理而藏在家中的衣服时,我才记起了一切。

然而我不觉得自己有罪,因为他们该死。同时,他们有着比我更大的罪过——至于徐老师,他也有罪,因为懦弱,所以罪过。

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如果不希望有人对你犯罪,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要他永远的闭嘴!

作者:陈晓之

画未<< 上一章悬疑鬼故事目录下一章 >>修罗系列之妃子笑

  • 111.37.29.*说:
    编的可真烂!弱2017-01-12 12:15

  • 223.18.52.*说:
    說了這麼久就這結局流汗2017-01-09 00:44